滨海新区

  设为首页   加入收藏   繁体   English   滨海时报
  第09:中国新经济文学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19年11月25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在胡公故里
  ■ 胡学文

  1

  金秋九月,浙江永康,胡公故里。

  在祠堂内,我久久地凝视着墙上的地图。我曾看过各种各样的地图,地理的,战争的,文物的,古村落的,相比那些地图,面前的这张似乎简单了些,没有标注山川,没有标注河流,但我依然被深深吸引。不是公众地图,是一个人的。虽然没标注山川河流,但我看得到大山的高峰,听得到河水在奔流,知道岁月在行走,春花开,秋叶飞,冬雪飘。那背影忽而清晰忽而模糊,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。

  那是胡公的仕宦图。

  胡公,本名胡则,原来的名字是胡厕,宋太宗端拱二年(989)年中进士,并由太宗赐名胡则,为官数地,浔州(今广西桂平)、睦州(今浙江建德)、温州、信州(今江西上饶)、福州、杭州、池州(今安徽贵池)、隐州(今河南淮阴)、永兴军(今陕西西安),或为郡守,或为知州。即便是在交通发达的今天,走遍这些地方,也要耗费数月时间。他就像一粒行走的种子,每到一地,生根发芽,待绿树成荫,再到另一个地方,将自己种下去。

  胡则是官,是普普通通的人,但每到一方都竭诚为百姓做事,百姓奉他为神。据说最多的时候有三千庙宇。我相信远比这些多,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殿,无形的庙宇何止千万。中国几千年的历史,官员是个庞大的群体,但让民众敬仰的并不多,被供奉为神的就更少了。由胡则到胡公,是普通百姓对一个普通官员最普通也是最深沉的感念。

  2

  祠堂不大,左右各有一个天井,正对天井的是花池。鸡冠花红艳如火,和古朴的祠堂风格竟然很搭,很和谐很舒服的感觉。被切割成方块的天空越发地蓝,偶有黑影闪过,也许是燕子,也许是蝴蝶,细瞅,却不见了。我知道就在房梁的某处躲着,或许偷听胡公的故事呢。

  那天似乎是胡库村的节日,从祠堂出来,街上到处是人,比北方的城镇还热闹。同行的当地朋友说,是因为我们这些客人的到来。

  胡公桥不长,三四十米的样子,是一座普通的桥,并不惊艳,桥名除外。凡以胡公命名,任何风物、地名、祠堂,甚至小吃,都是特殊的。胡公就是文化印记。这是胡库村的福气,是永康的专利。

  下了桥头,便看到那棵四百年的古樟树。据说三十年前就死了,在胡公灵柩回归故里后,突发新芽。确实,原本粗壮的树干已经断了,中间部位凹进去一大块,但就在靠近上端的一侧,斜逸出一根枝条,缀着密密的绿叶。

  老树发芽并不稀奇,但在胡公故里,那就特别了。也许就是个传说,但我愿意相信。

  胡库村美食甚多,最好吃印象最深的是角干麦饼,也叫胡公饼。其做法是用麦面与南瓜搅拌、发酵,擀制成饼,切成三角状,再到锅里烙。口味甚多,有的加红糖,有的包肉馅,有的掺拌葡萄干。

  我在胡公桥上逗留时间久了些,待我过去,刚出锅的饼已经被分食一空。距中午尚有两个小时,我没有饥饿感,可看到吃过的人仍围在那里,都是期待的神情,似乎那位妇女不是擀面,而是在变魔术,都在等待着见证奇迹。脚便被勾住了,脖子也伸长许多。若说勾起了馋虫,倒不如说是妇女的表演吸引了我。那不是刻意的演出,没有盛装,寻常的衣服,没有任何图案的围裙,她的招式也无特别的花样,揪面、团面、擀面、切块,再放到锅里。可是,我认为,那就是演出,自然,专注,忘我,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她使用的擀杖与北方乡村常见的擀杖不同。杖外还套着一个环,擀面的不是杖,而是那个圆环,这使她的动作带有声响,很有节奏感。她不看“观众”,目光始终与面粘连在一起,由盆至面板,再至锅至屉。那是她的舞台,是她的世界。间或有人问话,她回答得随意、自然,仿佛答案也是表演的一部分。待饼出锅,铲到屉里,她才抬起头,满脸热情的笑。围在周遭的客人争相抓起金黄的饼,边嘘气边啃咬,她的脸便如花朵盛开。

  我抓了一块,吹了吹,小心翼翼咬了一口。果然好吃,饼下肚了,香气还在鼻翼浮荡。

  午餐就在胡公广场的回廊内,十多张桌子一字排开,果真是胡库村的节日。我想起张艺谋的电影《千里走单骑》,远比电影里吃饭的场面壮观。说是胡库村的小吃都在桌上了,确实好,但最好吃的还是胡公饼。

  3

  到胡公故里,自然要登方岩山的。方岩山距永康二十公里余,因山上有胡公庙而盛名。我素喜登山,某年清早一个人登泰山,直上直下,中途没有歇息,真是痛快。只是刚在胡库村吃过午饭,有些慵懒,好在吃得不是太饱,到达山底,突然间就来了精神,便想这方岩山是有气场的。

  方岩山为丹霞地貌,山体的肌肉绷得紧紧的,透着隐隐的褐色,山顶是茂密的树木,已是九月,仍有花香弥漫。脸忽而暴露在阳光下,忽而被山体和树木的阴影遮挡,分秒之间从一个世界滑入另一个世界,让人体味到方岩山的神秘。

  进入第一道大门,一个穿白衣黄马甲的清瘦男人正在吹奏,旁若无人。身影孤单,曲调却透着欢快。细看旁边的介绍,知那是方岩非物质文化遗产,叫单人坐唱,俗称“自敲锣自打鼓”,表演者单人同时进行吹、拉、敲、唱。不知他每天要表演多久,看他完全是超然物外的样子,一旦被曲调淹没,方岩和时间都不存在了吧。

  方岩山阶甚陡,临近天门,越发陡了,如竖立的梯子,似乎那是从天空垂下来的。踏上几十级台阶,路突然折向另一方向。仍如悬梯,在梯的顶端便是“天门”。贴着天门的岩石即是方岩。整座山峰果然如一块方形的巨石,这或许就是方岩的由来吧。想象着天门那边的奇景,那一丁点疲累旋即烟消云散。急步踏进“天门”,再走数十米,便到了“天街”。

  胡公庙就在“天街”上。方岩虽陡,海拔并不高,“天街”有名,并不在其高,不在其平,而在于有胡公庙,胡公被百姓想象成神,他自然要住在天上。

  胡公浓眉红脸,忽就想起黑脸包公,红脸关公,而戏曲里的曹操,则永远是白脸形象。胡公的脸也许没那么红,但在民众心里,他就应该那么红。红与黑已经不是想象,而是寄托,是象征,是风骨,是精神。

  庙内烟雾缭绕,不知多少人焚香叩拜过,不知多少人还在叩拜的路上。我只知红脸胡公值得敬拜,只知方岩山因他而灵动。

  津滨网、滨海时报版权声明
  津滨网及滨海时报数字报所刊登的原创内容, 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, 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。获得合法授权的, 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 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,来源: 津滨网-滨海时报”字样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 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侵权举报电话: 022-25204288、022-25204999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要闻
   第04版:经济
   第05版:城事
   第06版:街镇
   第07版:法治滨海
   第08版:副刊
   第09版:中国新经济文学
   第10版:本土作家
   第11版:小说
   第12版:散文
运河岸边话乡愁
在胡公故里
诗意滨海
名人
那些花(外一首)
滨海时报中国新经济文学09在胡公故里 2019-11-25 2 2019年11月25日 星期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