滨海新区

  设为首页   加入收藏   繁体   English   滨海时报
  第09:中国新经济文学专刊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19年07月15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六月去清水
  ■ 胡学文

  我伸手触摸了一下,猛然缩回。终究是刺,青绿,却锋利。我低头瞅了瞅,没破,但指尖有细小发白的坑洼。如果是秋日,这些尖刺肯定会刺破我的皮肤。明知那是刺,我就是想试一试。彼时,我就像个淘气的孩子。

  那是六月的下午,我初到清水县。清水县位于甘肃东南,天水东北,渭河上游。许多地名以山、水或传说命名,山之畔,水之源,如我的老家沽源,即沽水之源。清水是一条河,发源于山门乡,如银带流过县境,汇入渭河,相传因成吉思汗曾在牛头山安营扎寨,清水河又称牛头河。清水以河作县名,倒也直接。牛头河,清水县,河还是那条河,却有着不同的含义。汉语的丰富歧义、文化的精妙多彩由此可见一斑,就如遍地生长的花草,在不同的土地,不同的季节,有着不同的性格。

  说到西部,许多人脑里可能马上有“苍凉”的闪念。但清水大出我意料,从高铁站出来,到县城,再到入住职工培训中心,没看到一处苍凉的景致,目之所及,皆郁郁葱葱,甚至怀疑自己到了江南。简单洗漱过,我便出了宾馆大门。十步之外便是牛头河。河不宽,但水静流深。两岸的花草长势夸张,甚至有些嚣张。

  刺痛我手指的是开得正艳的粉色飞廉。飞廉在我的故乡叫老牛疙瘩,自然有故事和传说。另一种与飞廉相似,亦开着粉花的叫蓟,但蓟的茎上没有刺,飞廉却遍身长着绿刺。飞廉和大蓟与蒲公英一样,都是靠风传播种子,是浪漫的旅行家,那是充满诗意的旅程。当然,诗的风格不会相同,终究还是有差别。我是花了些工夫才把蓟与飞廉区分清楚的。另一相近的植物叫漏芦,开着紫色的花朵,只是花朵下端有瓣状的“花托”。漏芦又叫野兰、狼头花、鬼油麻,我只在坝上草原见过。

  我没有卖弄植物常识的意思,那点可怜的知识羞于炫耀。相反,只要在室外,只要见到花草,我都努力识辨。如长途跋涉后面对盛宴,颇有些饥不择食。

  那是六月的下午,天蓝云白,金色的阳光捉迷藏般在云朵间跳来跳去。我在牛头河水的陪伴中,西行,北上,识辨着熟悉及不熟悉的花草。

  开着黄色小花的是毛茛,毛茛又叫鸭脚板、野芹菜、山辣椒,喜欢在湿草地上生长。开着白花的是车轴草,又名三叶草,三个叶片上各有一个白色的三角条带,条带围合,如同圆环。花蕊也特别,如火柴棍似的直立着。与毛茛一样,车轴草喜欢湿润的环境。

  当然不止这些。还有高羊茅、刺儿菜、独行草、猪毛菜、野燕麦、黑麦草,都是野生花草。河岸种植的石竹、芍药、月季、酢浆草、万寿菊也争相绽放,与野花野草和谐共处,妆扮着古朴的牛头河。

  初到清水,我便沉醉在花草间。

  清水是黄帝故里。轩辕黄帝就出生在牛头河源头的轩辕谷。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载:“轩辕谷隘,清水县东七十里,黄帝诞此”。清水之行,不经意地成了寻根之旅。

  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两次战争,涿鹿之战、阪泉之战,均发生在河北的涿鹿县境内。那年为写相关的纪录片,我亲赴涿鹿,在当地朋友的带领下,走遍了那一带的遗址、村落,在黄土梁上想象着五千年前的那两场战争。战争自然是残酷的,但许多文明亦由战争催化。比如指南针,据说就是涿鹿之战的果实。我曾想沿着黄帝的足迹在华夏大地走一遭,一直未能成行,因此写作纪录片那段时间,只能凝望着地图,模拟行走。未曾想十多年过去,竟然踏上黄帝故里。

  自然,清水县黄帝的印记甚多,不只记载,不只穿越五千年历史和风雨的传说。轩辕谷、轩辕祠、轩辕广场、轩辕湖,晚上还看了传奇歌舞剧《轩辕大帝》。

  剧种是秦腔,想想,倒不意外。清水是秦始祖非子首封地,与秦文化是一脉。在中国异彩纷呈的剧种中,我喜欢晋剧和豫剧。我是听着晋剧长大的。每年乡镇的交流会,大戏唱的都是晋剧。而喜欢豫剧或是与那几部豫剧电影有关,如《朝阳沟》《七品芝麻官》。童年的文化滋养少得可怜,却深入骨髓。

  我听过秦腔,听不惯,听不出好来,觉得高亢有余,婉转不足。所以听说歌舞剧演出时间差不多两小时,不禁皱了眉头。但半小时之后,我渐渐入迷。轩辕的故事我当然了解,也因为了解和熟识,当黄帝、风后、嫘祖、蚩尤从华丽而不是朴拙的舞台走出来,我觉得特别亲近。目随景移,心随影动,看到嫘祖倒地那一刻,我竟然好一阵心痛。说起来可能好笑,但我珍惜这样的痛。我想,这是清水留给我的特别记忆。

  会不会从此喜欢上秦腔?我不知道。我知道的是,那个晚上,看歌舞剧《轩辕大帝》,我是喜欢的。或许,只有在文化母地,才能真正品味文化的甘美。

  从剧院出来,到轩辕湖公园观夜景。清水昼夜温差大,盛夏之夜,伴着丝丝凉意。这样的夜晚适合看星星,我望了望天空,或是灯光太盛,星星稀疏暗淡,远不如倒映在湖水中的“星”。轩辕湖既是牛头河,有水坝拦着便成了湖,出城又是牛头河了。一路向北,牛头河汇入渭河。渭河流至潼关,汇入黄河。黄河东流,汇入大海。

  我站在轩辕湖公园,凝望美丽的夜景,心底水波摇曳,随着清水一路奔流向东。

  津滨网、滨海时报版权声明
  津滨网及滨海时报数字报所刊登的原创内容, 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, 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。获得合法授权的, 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 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,来源: 津滨网-滨海时报”字样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 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侵权举报电话: 022-25204288、022-25204999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要闻
   第04版:经济
   第05版:城事
   第06版:街镇
   第07版:法治滨海
   第08版:副刊
   第09版:中国新经济文学专刊
   第10版:本土作家
   第11版:小说
   第12版:文论
六月去清水
黑土地(外四首)
“马踏飞燕”为哪般
圈儿啊圈儿
滨海时报中国新经济文学专刊09六月去清水 2019-07-15 2 2019年07月15日 星期一